熱門搜索: 茶樓茶館
您的位置:首頁 » 茶葉資訊 » 茶經政策

2018全國兩會代表委員說“茶經”:一片茶的致富路

點擊數:8174作者: 人民政協報 發布時間: 2018-04-24 14:45

導讀: 幸福是看得見的。走訪在茶區,因茶脫貧、因茶致富的農民笑臉,如同春風和煦般溫暖。在他們心中,茶是綠葉子,也是金葉子,送來了健康,也帶來了希望。

  幸福是看得見的。走訪在茶區,因茶脫貧、因茶致富的農民笑臉,如同春風和煦般溫暖。在他們心中,茶是綠葉子,也是金葉子,送來了健康,也帶來了希望。

  身處在產茶一線的全國人大代表、全國政協委員,同樣感同身受。這不,他們將產區成功的經驗也帶到了全國兩會,講述起了發生在他們身邊的、看得見的幸福故事。

  全國政協委員魏藝紅:

  一片普洱茶致富千萬家

  “我們普洱市是因茶而興、因茶而名,是產品和地名結合得最完美的地方!”說起家鄉云南省普洱市,全國政協委員、普洱市政協主席魏藝紅自豪滿滿,而說起家鄉普洱市的普洱茶,特別是普洱茶帶動當地經濟發展、實現茶農增收的話題,作為土生土長的普洱人,她更是感受深刻、如數家珍。

  “比如我們的景邁山萬畝古茶園,近些年由于大力發展茶產業,讓本來生活于閉塞山區的茶農迅速脫貧,相當一部分茶農過上了小康生活!我認識的茶農中,也有以茶為基礎,打造“茶+旅游”的產業模式,在茶山建起了酒店。還有瀾滄縣老達堡的拉祜族寨子,依托茶產業,富裕了百姓,也很好地把民族文化搞活了!”魏藝紅說,在普洱,真正是一片普洱茶致富千萬家。

  “大家都知道,茶葉是世界上最具生命力的純天然飲料,是一味通用的中藥,有‘全球首飲’的美譽,受到不同地域、不同民族的喜愛。特別是普洱茶,文化內涵深,品牌價值高。”魏藝紅現身說法地介紹,自己到北京參會后,因為空氣溫度、濕度等不適宜,略感風寒、呼吸道有所不適。“還好,來時我帶了景邁山的古樹茶,和生姜一起泡著喝了,感覺輕松多了!”

  也難怪普洱人民對普洱茶如此熱愛,魏藝紅介紹,早在1800多年前,各族人民的先輩們就在這片土地上種植茶、制作茶、飲用茶、經營茶。“如今,普洱境內仍然有野生茶樹群落117.8萬畝,栽培型古茶園18.2萬畝,生態茶園115.9萬畝。構建了從野生茶樹過渡到人工栽培,以及完整的人類發現、利用和馴化茶樹的文明序列,也是茶樹進化變異最多的區域。”魏藝紅自豪地說,“僅瀾滄景邁就有上萬畝1800多年的人工栽培型古茶園,是舉世聞名的古茶樹博覽園。2013年5月,國際茶葉委員會正式授予普洱‘世界茶源’稱號,標志著普洱作為世界茶源的地位得到了全球公認。”

  雖然普洱茶近些年快速走遍全國,甚至是世界,魏藝紅表示,普洱人民還是能真實地看到存在的問題。“比如說,我們能夠清醒地看到普洱茶產業發展的存在大而不強的現狀,比如缺乏龍頭企業和知名的品牌,對GDP的貢獻率還有待提升,缺乏市場話語權等。”機遇總是與挑戰并存,在魏藝紅看來,普洱茶產業發展面臨非常大的機遇,“高端古樹茶和老茶的價格不斷走高,頗受市場歡迎;低端的臺地茶,價格較穩定。茶產品結構正在急速調整,方便、健康、經濟、多樣化已成為當今世界茶葉產品的發展方向。此外,市場消費需求增長快,從國務院到省、市,政策支持不斷加大,

  對茶產業可持續發展創造了良好的環境和條件,對茶農增收都是利好消息。”

  魏藝紅介紹,在普洱市,已經形成把富農富市作為茶產業發展的最終目標。“總體來說,就是茶農要增收、茶企要增效、財稅要增大、形象要增優。省委省政府、市委市政府也出臺一系列相關政策,大力支持普洱建設生態茶園、普洱茶莊園、茶祖歷史文化旅游項目,積極發展茶葉精深加工,打造普洱茶大健康產業。”魏藝紅說,與政策平行的是,普洱市茶產業也在快速推動結構升級,以標準化推動普洱茶產業快速發展。“首先是茶園進行改造,控制違禁農藥、化肥的使用,認證有機茶。有機生態是普洱的最大優勢和品牌。其次是嚴格按照標準規范普洱茶的生產加工經營各個環節,比如生產基地要標準化,生產過程也要標準化,監督管理也要標準化。再次,要提升品質效益,要開拓市場品牌。”

  位于祖國西南邊陲的普洱市,九縣一區中的9縣均為少數民族自治縣,其中8個是國家重點扶貧開發縣。也因此,一片普洱茶致富千萬戶,對于普洱市更有非同小可的意義。“我們景邁山的茶農已經做出很好的范例,很多群眾已經靠普洱茶這一片葉子脫貧致富。未來,茶葉精準扶貧的好經驗好方法,要更為廣泛地推廣,也需要我們更長遠的規劃和持久的努力。”魏藝紅說,在普洱,茶產業是富民產業、特色產業、生態產業、健康產業,“茶葉是普洱的優勢,是普洱的希望和未來。”

  全國人大代表祝雪蘭:

  讓村里的六堡茶走出大瑤山

  山間,溪邊。一棟棟二三層的小樓房掩映其中,儼然一片世外桃源。這里就是廣西六堡鎮山坪村。漫山遍野的綠,將它輕輕環繞。這綠海,是一處處生機盎然的茶園,也是全國人大代表、山坪村黨支部書記祝雪蘭心中致富的鑰匙。

  提到祝雪蘭,從鎮里到縣上,再到市里,不少人都曉得她的名字。她是這里的名人,不僅僅是因為她是當地歷史上第一位女村支書,更是因為她身上一股子的拼勁兒和熱忱,帶動起了整個村過上好日子。

  但祝雪蘭卻說:“六堡茶是我們六堡鎮的特色名茶,是它,促進我們修路、辦廠,也是它,帶著我們一步步脫貧致富。”

  山坪村風光秀美,是一個瑤族少數民族村寨。但由于地遠路偏,村里通向外面世界的通道,一直以來都只是一條窄窄的泥巴路。幾年前,從村里到鄉鎮18公里的路,車行都要3個小時。

  “外面的茶企老板進不來,村里的農民也出不去,茶葉賣不上好價錢,農民種茶都沒有信心。”路不通,經濟就上不去,山坪村一度為此陷入困境。于是修路,成為了祝雪蘭的心病。

  “把村里的路修好了,我這輩子就沒遺憾了。”祝雪蘭到縣、市找部門找領導鼓與呼,在她的努力下,這條從鎮到山坪村委投資約需360萬元的村級道路(其中群眾自籌資金36萬元),終于破土動工了。

  為了節約資金,這位女代表,自己也擼起袖子加入了施工隊,她帶著村里的青壯年親自上陣,開山、挖土、鋪路……那時的羊腸小道,此時早已變成平坦寬闊的水泥路,來回運輸茶葉的小貨車暢通無阻,儼然一條條致富路修到了家門口。

  市場需要優質生態的六堡茶,祝雪蘭又風風火火地組織了一場“從源頭抓起”的茶樹改良戰。

  “雖然村里家家戶戶都種茶,但茶樹品種參差不齊,不僅產量低,質量也得不到保障。”祝雪蘭知道產品質量是拓寬銷路的關鍵。于是,她大刀闊斧地開始了對全村的六堡茶提升改造,并擴種了六堡茶原料樹種300多畝。

  現在當地的1000多畝茶園,成為了瑤族同胞的搖錢樹,已經助力這個聚居108戶的瑤族村寨,在2016年順利摘下了貧困帽。

  當地的一位老大爺,就是因茶致富的受益者。他曾是村里的貧困戶,年過花甲,仍需要天天下地干活,日子卻還是捉襟見肘。現在,他改種了5畝茶園,種的茶不愁銷路,每畝茶園就能增收近3000元。

  “我組建了一個專業合作社,茶產品可以統一制作、統一管理,更保證了茶產品的質量。我希望,以后村里能加大招商引資力度,盡快引進管理經驗足、技術力量強的大客商,指導農民種植茶葉,提升茶葉品質。”祝雪蘭說。

  祝雪蘭的成績有目共睹,2013年,她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。為此,祝雪蘭有更多的機會開闊視野,豐富多元的知識,讓她如饑似渴。她不僅了解到了六堡茶在國內市場的影響力,更堅定了自己懷揣的茶葉夢———讓村里的茶走出大山,讓茶旅游繼續為當地經濟添磚加瓦。

  現在,脫貧的夢實現了,致富夢,還在路上。

  “水泥路有了,高速的‘信息路’還沒通。”祝雪蘭說,希望未來能實現全村網絡覆蓋。“有人建議我們做電商,現在還實現不了。我們這兒的網絡信號時有時無。若是以后網絡信號穩定了,想必我們的茶葉銷量還會提升一大截。”

  祝雪蘭更歡迎有更多的人來山坪村旅游。“現在我都想好了,山坪村未來可以發展茶旅,我們要在海拔1000米左右的山頂上,建一個觀光點,再大力支持村民開設少數民族民宿、旅館,讓來觀光的游客在這有吃有住、有玩有看,不虛此行。”祝雪蘭說。

  全國人大代表俞學文:

  致富路要過“質量關”

  “守護舌尖上的安全,致富路要過‘質量關’。”提到茶產業脫貧致富,全國人大代表、浙江武義縣青坑村村主任、浙江更香有機茶業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俞學文很有話說,因為他自己就是一個受益者。

  1994年,25歲的他,懷揣著2000元錢來北京闖蕩,當時和妻子開設的正是一家不足30平方米的茶葉店。3年后,他們成立茶葉公司,如今,企業已是成功打造了一條以“市場+公司+基地+承包人+農民”的“有機茶綠色產業鏈”,帶動10萬多農民脫貧致富。

  起初來北京創業的想法很簡單。俞學文說:“我的老家是茶葉之鄉,聽說很多茶葉都是賣往北京的,我又沒去過北京,就想去闖一闖。”于是,這位來自浙江武義縣的農村小伙兒,一步步靠自己對品質的堅守,將茶葉事業做得越來越大。

  北京人喜歡喝茉莉花茶,初來乍到的俞學文,也將目光放在了經營茉莉花茶上。

  當時市面上流行的一些花茶,窨制時間不過關,導致味道淡,幾泡過后便索然無味。俞學文則堅持工藝上不能偷工減料,不僅要保證窨制的時間,還要把握好窨制茶的品質。就這樣,用心抓質量,生意越來越好。而創業成功的實踐,也讓俞學文意識到品質的重要性。

  1998年,俞學文開始種植、生產、銷售有機茶,創立“更香”品牌,致力于打造中國綠色健康產業,更香有機茶從茶園到茶杯實行全程可追溯體系,讓健康的有機茶香飄萬家。“十幾年來,‘更香’憑借有機茶品質優勢,從沒出過任何質量問題。我們致力于打造中國有機茶第一品牌,發揮食品安全的排頭兵作用,守護舌尖上的安全。”俞學文說。

  2012年,俞學文回到家鄉,擔任青坑村村主任,致力于新農村建設。他發起創辦了武義縣金茗茶葉專業合作社,并擔任理事長。“就拿我們合作社來說,過去由于受環境、土壤、空氣污染漂移物的影響,加上茶葉基地分散,管理不統一、不規范,茶葉安全、品質上不去,達不到出口檢測的高要求,茶農的收益受到了很大的限制。”俞學文說。

  現在通過環境整治,武義縣城區2016年PM2.5均值為40微克/立方米,與2015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1.1%,環境空氣優良率89.6%,環境空氣優良天數326天。全縣29條干支流全部達到Ⅲ類以上水質,其中27條保持在Ⅱ類以上。

  “污染源沒了,茶葉質量安全提高了,我們的茶葉順利通過中農、歐盟、美國三重有機認證,465項檢測0農殘。有機茶走出了國門,遠銷美國、英國等發達國家,2017年合作社出口創匯達到1億多元,同比增加16%以上,茶農收益同比大幅提高。”俞學文笑著說,武義縣近年還被列為“國家級出口茶葉質量安全示范區”、“國家有機產品認證示范創建區”。

  在俞學文看來,嚴格的質量體系監控標準,不僅守護了舌尖上的安全,更是茶產業扶貧路上的重要保障。

  全國兩會在即,俞學文還馬不停蹄地在一線忙碌著,“我希望收集更多浙江農民的聲音,將好的做法和建議帶到兩會上,為農民兄弟擔當,為鄉村振興貢獻綿薄之力。”

  全國政協委員吳志明:

  電商助茶葉搭上發展快車

  單日電商平臺交易額實現1459萬元,有近8萬個家庭用戶會在第一時間收到訂單包裹,品嘗到鐵觀音的蘭花香和觀音韻……

  這是2017年“雙十一”當天,福建省安溪縣龍頭企業——八馬茶業電商平臺遞交的一份業績亮眼的成績單。

  “電商,早已成為安溪縣茶葉增收的快車道,讓傳統茶企和農民足不出戶,就能把茶葉賣得又快又好。”全國政協委員、民建福建省委主委吳志明說。

  安溪縣始終處在我國茶行業領域動態發展的最前沿,憑借敏銳的市場嗅覺,在過去幾十年間因茶聞名、因茶脫貧,如今更是成為了涉足電商領域的佼佼者。

  據吳志明介紹,早在2004年前后,電商平臺上就出現了安溪縣茶商和茶農的身影。這第一批“嘗螃蟹的人”,通過試水的碰壁,向同行業者展現了孤軍奮戰的不易和艱辛。

  “4年之后,安溪茶界達成一致,紛紛加入電商大軍,抱團打響安溪鐵觀音茶品牌,網上售茶正式進入‘加速度’時代。”吳志明說。

  至此,安溪鐵觀音的“電商”加盟進行得如火如荼。阿里巴巴、京東、當當、天貓……一家又一家知名的電商平臺在這里安家落戶。那時候,平臺與茶企合作的現場對接會,一開就是上百場。

  安溪縣不僅成立了“茶多網”電商平臺、全國茶業首個電商創業孵化基地,甚至還成立了安溪縣電子商務協會,專門為茶農、茶企提供服務。

  “縣里非常支持茶企發展電商,不僅安排了專項資金,還在融資、財稅方面進行重點扶持。政府每年還發補貼,支持200人次上淘寶大學,每人次補貼2000元。”吳志明說。

  2013年到2017年,安溪縣鐵觀音電商銷售額從15億元上升至31.5億元,茶葉電商市場全國占有率從21.3%上升至38.7%,兩項指標連續5年居全國第一。

  “安溪縣還先后被評為‘全國電子商務百佳縣’、‘全國電商創業最活躍縣’和‘省級農村電子商務示范縣’。”吳志明說,“現在你到安溪縣來,忙碌的快遞員絕對是一道搶眼的風景。”

  技術普及了,質量也要隨之跟上。吳志明介紹,為了規范電商市場、保證品牌品質,政府出臺了《安溪縣電子商務監督管理暫行辦法》,這也是泉州市首個規范電商經營行為的“緊箍咒”:每家網店都要有對應的實體店,每一克茶葉都要有第三方的監管。凡是農殘超標、定價過高、非原產地的產品,都不準流向市場。

  “一方面支持,一方面監管,政府部門雙管齊下,讓當地的茶企、茶農在規范的電商市場下嘗到了甜頭。”吳志明在調研中發現,福建不少村民小學都沒有畢業,照樣能把電商做得風生水起。

  “安溪縣委書記高向榮曾說,今天的網絡功能齊全,人們使用起來已十分便利,只要稍稍進行簡易的技能指導、市場引導,即便在荒僻的鄉村也能普及。”吳志明說,安溪鐵觀音這片茶葉在電商平臺的成功,不僅助力當地茶企、茶農走上了致富路,更為諸多茶產區的精準扶貧,指出了一條可借鑒的發展明路。

關鍵詞:  茶文化  

分享到:
相關資訊
生活中需要有一杯茶
品味一杯生活的茶,淡如清風
淺論愛上一杯茶的理由
好茶配好的茶點,滿滿的都是幸福
英國精致的茶具讓人回味無窮
收藏老白茶需要注意方式方法
簡單的茶,不簡單的道理
喝茶是一種怎樣的體驗?

與我們互動

11选5组选